• <tbody id="ixlse"><track id="ixlse"></track></tbody>
  • 所有欄目
    15

    硯山尋匠 l 洪正興--懂硯的人自帶磁場

    2020-6-30

    章所有權歸黃山裁云雕刻文化有限公司所有

           2019年8月28日,對于中國建筑石雕行業來說,是一個值得被記住的日子。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俄羅斯喀山閉幕式現場,中國選手鄭權斬獲建筑石雕項目金牌,這是安徽省在世界技能大賽上的首枚金牌,也是我國在此項目上的第一枚獎牌。兩年時間,中國建筑石雕在世賽競技領域從一片空白到登頂奪冠,在雕刻史上寫下了史無前例的一筆。

    右二 洪正興

    而彼時正在觀眾席的洪正興,第45屆世賽建筑石雕項目中國教練組組長,鄭權選手的指導老師,作為第45屆世賽的親歷者,切身見證了這個項目的飛速成長和巨大成功。激動、喜悅、熱血沸騰、如釋重負……這位年輕的教練,百感交集的同時,更深知這枚金牌,不僅讓世界認識了中國石雕,更是徽匠在國際平臺的一次驚艷亮相。


    洪正興與鄭權,拍攝于世賽閉幕式現場

    潛移默化 樹立初心
    洪正興,安徽休寧人,1985年生。作為傳統的徽州人,洪正興一直對徽州雕刻文化有著近乎信仰般的執著,而他的父親,就是徽派石雕的從業者。
    看著粗糙的頑石經過匠人的雕琢變的如獸、如云、如風、如幻,好似擁有無限的生命力和可塑性。彼時的他或許還不知道什么叫做雕刻,但好像是天性使然,他可以拿起手邊任何一個小物件,用小刀將其變換出各種形狀,把一塊橡皮變成一只小狗,把一根木條變成一把刻字的寶劍??赡苓B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在這種潛移默化中,雕刻早已根植在他的生命中。
    時常聽他說起,在他的藝術生命中,有三人對他影響極深。一是他的父親,堅定了他的雕刻之路;還有就是他的恩師--方韶先生和歐陽越峰先生。

    洪正興的雕刻日常

    拜師學藝 小有建樹

    回溯歲月,年少的洪正興在修滿學業后就獨自背上行囊,踏上了拜師學藝的艱辛歷程。幾經輾轉,在父親的引薦下,洪正興終于找到了他學習雕刻的啟蒙老師——歐陽越峰先生。

    2002年,洪正興正式拜師,當時的他只有18歲,而歐陽先生創辦“黃山市雕塑藝術研究所”已有十個年頭,在城市雕塑行業已然小有名氣。

    為了尋求更好的發展,2005年5月,在歐陽先生的鼓勵下,洪正興改拜方韶先生門下,真正與硯雕結緣。當時的方韶先生在硯雕界已是享譽盛名的大家,對藝術的追求和弟子的要求都十分嚴格。多次登門被拒之后,洪正興憑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勇氣和鍥而不舍的韌勁,加上后來歐陽越峰老師的舉薦,方韶先生才終于答應收下這位有些“頑固”的學生。

    洪正興與恩師方韶先生

    求藝的過程是枯燥而辛苦的。制坯、雕琢、打磨……無數次的重復,周而復始,洪正興不敢有任何的懈怠。長期伏案雕刻,常常忘記時間,由于經常使用靠鏟等需要用肩膀抵住發力的雕刻工具,肩膀上的淤青久久不能消除?!爸安惶⒁?,現在頸椎方面的毛病越發表現出來了,不過這個也是避免不了的?!被蛟S這是多數匠人的“職業病”吧,他表示也很無奈。

    憑借對硯雕的滿腔熱忱和刻苦訓練,洪正興在隨行硯的創作上風格漸顯,并多次在各類賽事、展覽中獲獎。2014年3月,洪正興被評為黃山市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歙硯制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201612月,在安徽黃山雕刻類職業技能邀請賽中拔得頭籌,榮獲“安徽省雕刻能手”稱號;20171月,獲得二級工藝品雕刻工證書?,F在的他,已經擁有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技能大師工作室,在硯雕行業也是小有建樹。


    洪正興作品展示

    臨危受命 圓冠軍夢

    2017年下半年,洪正興開始就職于黃山裁云雕刻文化有限公司,任首席雕刻設計師。次年,公司被正式任命為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建筑石雕項目中國集訓基地,洪正興被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任命為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建筑石雕項目國家集訓隊教練組組長。

    當時的中國建筑石雕尚未涉及過世賽競技領域,所有的工作都需要從頭開始。臨危受命卻要力挽狂瀾,這是機遇更是挑戰。深感使命的他,從接到任務的那一刻便又開始投入新一輪的學習。憑借自身扎實的雕刻基礎,加上公司“引外智”以“強內智”,邀請外國專家來華指導、交流,在不斷的學習和訓練過程中,中國建筑石雕項目肉眼可見地飛速成長。2019年8月,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如期在俄羅斯喀山舉行,這是中國代表隊第一次參加建筑石雕項目的比賽,首次參賽便一舉奪魁。中國建筑石雕項目從零到站在了世界的巔峰,只用了兩年的時間。


     洪正興在指導鄭權

    歲月往復 匠心筑夢
    憶起往昔,這十五年的求藝路如同放映電影一般,一幀一幀地從洪正興的腦海中劃過,每一段經歷都難能可貴,每一個成就都刻骨銘心。一個能夠升起月亮的身體,必然馱住了無數次的日落,正是無數個從日出到日落從不停歇的鉆研打磨,才成就了如今的他。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如今的他,醉心于創作,時而神游天地,時而揮刀弄筆,作品也是隨性自在。平時的他寡言少語,總是平和地在一旁聽別人高談闊論,但在談論到硯時,他便神采飛揚,滔滔不絕。

     洪正興的創作日常
    由于現代科技的沖擊,硯臺從案頭實用物件變成了小眾的收藏品。知音難覓,無人神交之時,洪正興便會全身心投入到硯雕創作中去,將自己的心緒與肺腑之言全部交諸于作品。
      “硯有‘硯氣’,‘硯氣’如同磁場,能吸引人于無形。硯之原石置于前,未經打磨便可知其成色、質地、紋理,此皆經驗之談?!焙檎d認為硯都是有其獨特的“硯氣”的,懂硯的人自然能感受到這種磁場,而他自己在與硯相處的十五年里,已經熟悉了硯的“硯氣”,根據硯自身特點,量身定做,將其打造成一個藝術品。

     洪正興的創作日常

    在他看來,硯雕的精髓不是在刀上,不是體現刀法,不是看一個東西刻得像不像,如果照著一個圖案刻,不管你刻得多神似,充其量也只能算個能工巧匠而已,談不上藝術。藝術是沒有固定形狀的,她是要有靈魂有思想的,要把自己的思想貫穿進去,讓人讀懂她。

    刻刀只是手中的工具,通過手中的這把刀把自己內心真正的東西體現出來,與觀賞者產生共鳴,實現靈魂上的溝通,這種溝通會跨越語言、跨越種族、跨越空間、跨越時間、經久不衰,這才是藝術的真諦。


     洪正興的創作日常
    在如今這個浮躁的時代,鮮少有人能靜下心來細細地把玩一方硯臺,感受她的肌理,傾聽她的故事。因此,硯雕與其他傳統手工業一樣,在唐宋時期經歷其鼎盛時期,便日漸衰落,加上硯石本身是一種不可再生的稀缺自然資源,硯雕這一行業的未來發展前景并不是那么的明朗。

      “硯臺作為中國傳統手工藝術品,積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蘊,蘊含著濃濃的人文情懷。這傳承了幾千年的文化、情懷不應被埋沒,需要年輕一輩的徽匠去傳承,去弘揚?!边@是洪正興對于后輩們的期望,在他看來,硯雕這種傳統技藝需要國家加以重視,將其納入教育系統之中,讓中國的年輕一代真正欣賞傳統文化并將其傳承下去。


     洪正興與學生

    匠心,就是在重復的歲月里,對得起每一寸光陰。歷經生活千錘百煉仍堅守本心,守護傳統手藝,用心與硯石對話,讓硯石美起來,讓硯石活起來。而傳承與弘揚,更需年輕一代的力量!

  • <tbody id="ixlse"><track id="ixlse"></track></tbody>